产品中心

行业动态

网站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动态
  • 2013煤改电工程基本全面完工
  • 2016/2/20 阅读次数:[558]
  •    电能替代的两大措施——削减直燃煤和电源点西进,其变革成败被环境、财政能力和产业转型等诸多宏大要素紧紧束缚。
        作为北京空气治污的重要手段,启动于2001年的北京“煤改电”工程,已走过12个年头。2013年11月14日,北京市电力公司的工作人员在西城区辟才胡同完成了最后一处合闸发电工作,标志着京城核心区今年的4.4万户居民“煤改电”外电源工程全面完工。

      至此,首都核心区共计26.4万户居民完成了“煤改电”的任务。数据称,预计今年可压减燃煤20多万吨。

      愈发恶劣的空气环境,迫使我国这个煤炭使用大国进入控煤阶段,尤其在京津冀等重点地区。之前颁布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及《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中,均提出了“全面淘汰燃煤小锅炉”的要求。

      然而,大规模淘汰燃煤小锅炉,如何保证居民、工业的同步用电用热,成为各地方政府需要直面的问题。

      国家电网公司研究战略处****工程师赵九斤对《能源》杂志记者表示:“目前比较有效的替代,一是直接用电能,二是用气。但是鉴于我国天然气的资源量,最合适的选择还应是电能替代。”

      在此形势下,国网推出了“电能替代”工作,并于近日将其列为公司发展战略。其中,“以电代煤”是其最重要的部分,希望把工业锅炉、居民取暖厨炊等用煤改为用电。

      煤改电似乎已成为趋势。但其并不能一蹴而就。实施当中的复杂细节,以及如何解决煤炭被替代后的电能供应等问题,都将决定各个地方“煤改电”工程的成败。

      直燃煤大限

      根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欧阳昌裕给出的数据,2012年,我国全年能源消费总量约为36亿吨标准煤,在煤炭的使用量中,直燃煤约为8亿吨,发电用煤为18亿吨,是直燃煤的2.25倍。

      “虽然使用总量不一致,但这8亿吨直燃煤和18亿吨发电用煤,所排出来的二氧化硫总量是相当的。而对于烟尘,2012年使用的直燃煤排放总量甚至是发电用煤的3倍。”欧阳昌裕如是说。

      就排放强度而言,以同一单位热值计,直燃煤的二氧化硫排放强度是是发电用煤的2.25倍。烟尘的排放强度,直燃煤是发电用煤的6.75倍。“所以说,煤改电工程中,最为重要的是要减少直燃煤的使用量。”欧阳昌裕告诉记者。

      种种表明,直燃煤已经成为天气污染的祸首之一。改变居民取暖厨炊的燃煤使用方式、淘汰工业燃煤小锅炉,是削减直燃煤最主要的途径,然而,实施起来并不容易。

      迫于环境压力,北京市政府对于居民“煤改电”工程给予极大的支持,针对参加“煤改电”工程的住户,政府提供多种配套政策,包括提供财政补贴、出资进行房屋保温改善、出台峰谷电价优惠政策等。

      但实行该“煤改电”工程已逾十年,也并未完全消除直燃煤的使用,甚至在城市核心区域,仍有2万户居民使用煤炉。

      北京社科院助理研究员、法学博士王洁也表示,在整个煤改电的政策实施过程中,涉及的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社区工作人员以及居民均有抱怨,因为此项政策出台前后并未按照法治方式去实施,导致工作人员工作量大,居民的实际需求也没能得到满足。

      “政府出台政策要淘汰燃煤小锅炉,削减直燃煤,但政策出台后配套的具体措施往往跟不上,落实到各个地方,煤改电需遵循的原则越发模糊,就会造成进展缓慢等诸多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分析称。“北京作为居民煤改电工程的示范城市,有强大的财政基础做支撑,那对于其他北方城市而言,想要完成居民煤改电的难度就更可想而知。”

      另一方面,居民取暖厨炊的燃煤使用量只占直燃煤的一部分,更大部分来自于冶金、造纸等工业燃煤小锅炉。位于核心城市的诸多工厂,将面临搬迁,或将燃煤改用电能或天然气。

      本公司30多年专业做环保型新型设备,专业为企业的锅炉改变加热方式,真正的迎合国家的煤改电工程,为各位企业带来更高的收益!